詞/曲:天野月子

たとえば海の底で
あなたが生きてるのなら
わたしは二本の足を切って
魚になろう

深みへ墜ちるほどにあなたが近づくのなら
果てない闇を彷徨う影に
なってもいい

艶やかに漂うわたしの陽炎
叶わない現実に溺れていただけ
あなたはいない
わかっている
わかっている

昇る 昇る 太陽が
わたしの場所を浄化する
青く刻む刻印を
温い温い風がさらっていく

たとえばこの言葉が
あなたに届くのならば
わたしの声帯を取り上げて
捨ててもいい

鮮やかな傷を失くした現在を
何もかも奪うあなたの温度を
求めていた
求めていた
幻でも

消える 消える ぬくもりが
わたしの場所を連れていく
罰を拭うその腕に
抱かれながら眠りにつきたい

昇る 昇る 太陽が
わたしの場所を浄化する
罰を拭うその腕に
抱かれながら眠りたい
消える 消える ぬくもりが
わたしの場所を連れていく
青く刻む刻印を
温い温い風がさらっていく

蝕んでいく 記憶の破片 わたしを塞ぐピアスが足りない
忘れてしまう ぼやけてしまう あなたの聲が雑踏に消える
蝕んでいく 抜け落ちていく わたしを塞ぐピアスが足りない
跡形もなく 忘れてしまう あなたの聲が雑踏になる


譯:

如果在這片海的深處
你還活著的話
我願切斷我的雙腳
化為魚

如果墜落深淵可以靠近你
我願迷途於無止境的暗闇中
化為影子

飄浮於浮世的我的虛幻的軀殼
沈溺於無法實現的現實中
你不在這裡
我知道
我明明就知道

不斷上升的太陽
淨化我的一切吧
彫著青色字的刻印
暖暖的風會將之帶走

如果這句話
可以傳達給你的話
就算把我的聲帶取下
捨棄也無妨

已經失去鮮明傷口的現在
你的溫度將一切奪走
祈求著
祈求著
就算是幻影也好

逝去的 逝去的 你的感覺
也將我帶走吧
請用那赦免的手
擁著我讓我安靜的睡去吧

不斷上升的太陽
淨化我的一切吧
請用那赦免的手
擁著我讓我入睡

逝去的 逝去的 你的感覺
也將我帶走吧
彫著青色字的刻印
暖暖的風會將之帶走

碎落的 記憶的破片 那耳環不足以封印我
漸漸淡忘  濛濛瀧瀧 你的聲音在喧鬧中消失 
碎落著 墜落著  那些耳環不夠封印我
無形無跡地 漸漸淡忘 你的聲音在喧鬧中…
---------------------------------------------------------------------
此遊戲歌曲MV

[內容驚悚膽小勿看]

劇情簡介
  《零.刺青之聲》的主角為女性自由攝影師黑澤憐,
因受到委讬而前往深山中謠傳為鬼屋的日式宅邸進行攝影,
之後所沖洗出來的照片中赫然出了已論及婚嫁,卻因車禍身亡的未婚夫。
自此以後憐每晚作夢都夢到自己身處於那間宅邸之前,
對身亡男友的思念驅使她進入了宅邸中……
除了憐之外,遊戲中還包括了目前擔任憐攝影助手一職的初代女主角雛咲深紅,
以及憐已故男友的好友,與前代雙胞胎女主角有血緣關系,
受委讬調查相關事件的作家天倉螢等兩名角色。
  3 人有著各自擅長的能力,玩家需要善用這些能力,
以不同的方式對抗襲擊而來的怨靈,解開宅邸的迷團。
  目前最吸引人的問題,應該在於三位主角之間的關系,
首先根據官方設定,深紅和《零 紅蝶》的兩位女主角之間應該至少隔了兩代,
從《零.刺青之聲》目前所給出的信息來看,
故事發生的時間應該和《零ZERO》非常接近。而“黑澤”這個姓氏,
又很明顯地和《零 紅蝶》裏面最終BOSS黑澤紗重所在的黑澤家有著密切的聯系,
那麼,黑澤憐的父母又是誰呢,
難道是《零 紅蝶》裏大償發生前偷偷跑出村子的黑澤家的某人嗎,
而天倉瑩應該毫無疑問地和《零 紅蝶》裏零和繭有很大關聯,如果是後人的話,
那為什麼又沒有繼承姐妹倆超強的靈力呢,相信玩過遊戲後,
玩家對這些情況都應該見分曉了。

nastasi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