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旋律的曲式內斂含蓄,平緩靜致,卻有在感性層面上依靠清冽的高音而表現得細膩豐富——
愧是屬於SEED中那位綠色頭發的紅衣的鋼琴曲——
其實說到這裏,也就不得不使人再次想起了衣櫃裏那一張張遺留的琴譜和伏在鋼琴上哭泣的母親,
像是聽到了隱藏在樂音之外的啜泣....

nastasi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